相遇“江南佳丽”:苏博特展清代名家笔下的仕女
文化读书

相遇“江南佳丽”:苏博特展清代名家笔下的仕女

2020年05月19日 12:31:53
来源:澎湃新闻网

清代仕女画在江南极受欢迎,画中无论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仙女甚至花木兰等都有着相似的柳腰、细目与樱唇,风格崇尚淡雅飘逸,这一特点在“5·18国际博物馆日”当天对外正式开放的“江南佳丽——苏州博物馆藏仕女画精品展”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得到。

澎湃新闻从苏州博物馆获悉,这一特展汇集了苏博馆藏仕女画精品,时间跨度从清代中期至近现代,其作者既有仕女画名家如费丹旭、改琦等,也有一些颇有特点的小名家作品。值得注意的是,清代以表现女性“倚风娇无力”的仪态虽然婉约娴静,但却失去了唐、宋时代仕女画健康舒展的画风。

清代费丹旭长子费以耕的仕女画局部

苏州博物馆展览现场

苏博展览现场的古装女子

“518”国际博物馆日当天,“江南佳丽——苏州博物馆藏仕女画精品展”展出现场,澎湃新闻记者看到,除了展厅里的古代佳丽,展厅外也不时可见着古装的江南女子,画中佳丽与画外佳丽,相映相衬,让人感受到一种江南的婉约娴静。

仕女画,一作“士女画”,是中国古代人物画的专门题材,仕女画在发展过程中,其表现领域也不断扩展。传为顾恺之作品的唐宋摹本是现存最早的仕女画,也代表了魏晋时期的仕女画风格,描绘的女子主要是古代贤妇和神话传说中的仙女等;而唐代画家热衷表现的对象则是现实中的贵妇,通过对纳凉、理妆、簪花、游骑等女子的描写,向人们展现了当时上层妇女闲逸的生活及其复杂的内心世界;五代、宋、元时期,世俗、平民女子题材开始出现于画家笔下;明、清时期,戏剧小说、传奇故事中的各色女子则成为画家们最乐于创作的仕女形象,仕女画的表现范围已从最初的贤妇、贵妇、仙女等扩展到了各个阶层、各种身份、各样处境的女子。

胡锡珪《二乔观书图》局部

费丹旭仕女册之一

清代蒋洽仕女扇面

尽管在仕女画中出现的并不一定都是佳丽美女,但人们还是习惯于将仕女画称为“美人画”。仕女画的画家们按照自己心中“美”的理想来塑造各类女性形象,不同时代的画家都以其当时对于“美”的理解来进行创作,因此,一部仕女画史其实也是一部“女性美”意识的流变史。

明清时期,中国古代仕女画最为兴盛的时代一一《红楼梦》开篇中叙“金陵十二钗册”,每一钗皆系写一图,以寓言其生平遭际之況,画面除了以自然物象来间接暗示之外,其中多以仕女为意象来直接表现。

苏博展出现场

据苏州博物馆介绍,此次展览汇集了馆藏仕女画精品,时间跨度从清代中期至近现代,其作者既有仕女画名家如费丹旭、改琦,也有一些名不见经传而难得见的小名家。画面构图或取庭园一角,或状国阁之内,或在芳草之地,或行山水之间;配之以梧竹蕉石之景,而尤喜点缀春柳与梅花;情态或吹箫于花树之下、或拈毫于红窗之前、或嬉戏于家庭之内,亦有女红、葬花之属。形式上立轴、屏条、手卷、团扇、摺扇、册页皆有,技法则水墨写意工笔设色以及浅绛、白描兼备,风格以工细秀淡为主,意境则以婉约娴静为尚。明清以来江南国秀之美,于此可见一斑。

对于清代江南仕女画,清代高崇瑞《松下清斋集》曾说:“天下名山胜水,奇花异鸟,惟美人一身可兼之,虽使荆、关泼墨,崔、艾挥毫,不若士女之集大成也。”澎湃新闻记者从此次苏博展出的作品也可以看出,这时期的仕女画在创作上日益脱离生活,成为一种概念化,程式化的表现题材,画作中的女子无论是闺秀、贵妇、仙女或从军习武的花木兰等都有着修颈、削肩、柳腰的体貌,长脸、细目、樱唇的容颜,“风露清愁”、黯然神伤的小家碧玉般韵致等。这一时期,不论是宫廷画家焦秉贞、冷枚,还是文人画家改琦、费丹旭等,均以表现女性“倚风娇无力”的仪态为他们的审美追求。这种程式化“病态美人”状。不过,清代仕女画的风格虽然失去了唐、宋时代仕女画健康舒展的画风,但在表现技巧上却吸取了文人画的一些积极因素,造型强调姿态优美风格崇尚淡雅飘逸,并把西方绘画的优点融合到作品之中,给后来人物画技未能的革新开辟了道路。

费丹旭画作局部,展出现场

展览从清代仕女画名家费丹旭(1802—1850)的一套仕女图屏开始,费丹旭,字子苕,号晓楼,湖州人,以画仕女闻名,与改琦并称“改费”。他笔下的仕女形象秀美,用线松秀,设色轻淡,别有一种风貌。代表作为藏于故宫博物院的《十二金钗图》册,亦长于肖像画,他的画风对近代仕女画和民间年画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此次展览展出不少费丹旭仕女画作品,虽然格调柔弱,但用笔十分流利,轻灵酒脱。费丹旭长子费以耕的一套十二开册页继续其父亲的风格,一派清丽气息,所画美人,纤细俊秀、温柔娴静。

费丹旭长子费以耕画作局部

胡锡珪画作局部

清代苏州画家胡锡珪(1839-1883)用笔秀逸能变,施墨淡而有味得静娴淑丽之致。如展出的胡锡珪工笔白描仕女的作品、共绘8人,并有吴湖帆等的题跋。

另一《梳妆仕女图》为胡锡珪晚期工笔仕女之佳作,笔致工细严谨,设色雅艳。与常见的仕女对镜梳妆图不同,绘屋内待女为女主人梳妆的场景。女主人坐于藤椅之上,满头珠翠,遍体绫罗;身后侍女正为其簪上另一支,观侍女穿戴亦甚精致;右边大理石面的梳妆台上,还有置于盘中的数支金簪。再观其室内陈设,花器、香炉、桌椅、屏风,富贵而不失文雅,可窥画中女子的出身。

《梳妆仕女图》(局部),胡锡珪

清代画家王礼所作《琵琶仕女图》轴,右上方有题诗一句,取苏轼《宋叔达家听琵琶》:“数弦已品龙香拨,半面犹遮凤尾槽。”庭院中春寒料峭,冷雾弥漫,白梅密处,竹叶影影绰绰;圆窗后幕帘下,身着红衣皮袄,头戴抹额的女子,低眉敛首,纤长的手指在琵琶弦上似拨欲止,透露出无限心事。

王礼《琵琶仕女图》

苏博现场的琵琶与女子

清代画家袁潮所作《桐荫写竹图》轴,是其46岁时的佳作。右上方自题可知作画之处为“云圃之栎存草堂”。“栎存草堂”额,为清代学者俞樾所书,是常州恽氏恽世临室名。

袁潮《桐荫写竹图》

庭院里,湖石竹丛、海棠花开、桐叶成荫。屋内女史坐于屏风前,正对着窗外的竹丛作墨竹画。画案上的砚、洗、色盘俱全,女史衣着素雅,圆髻略有珠钗点缀,耳戴珍珠耳环,胸前挂一配饰,神色娴雅,雍容中显出书卷之气,不禁让人联想到一门皆善绘画的恽氏女子。作者极擅营造气氛,整体画面承现出一种荫凉舒适之感。

《浣纱图轴》局部,清代画家释真然(莲溪)

展出的《浣纱图轴》是清代扬州知名画家释真然(1816-1884)所作,释真然,字莲溪,号野航,山水、花鸟、人物、佛像,皆冠绝一时,不过存世精品画作并不多见,画中女子坐于窗下纺纱,据介绍,此图题“浣纱”,应为“纺纱”,可能为笔误,为释真然47岁时作。

尤诏与汪恭合作的《随园请业图》所画的则是吴浙十三位女诗人携诗画拜谒老师袁枚的场景。此外,展览呈现了改琦、包栋等的画作。

据苏州博物馆介绍,这一展览将延续到8月16日。

(注:本文部分作品简介由苏州博物馆提供)

网站地图 福建时彩官方 金山角娱乐 www.5ibc11.6.com
申博下载官网 188申博官网 申博正网代理 申博网上真钱博狗
申博开户 sunbet 永利博游戏备用直营网 kycp快赢彩票 捷豹彩票江西11选5
tt0011 mr9999.com tt0011 hg6111
网络百家乐真假 网上娱乐系统 金山角娱乐 百家乐庄闲概率
158jbs.com 4444ib.com S618V.COM XSB597.COM 1113886.COM
678XTD.COM 8NGS.COM 8WWS.COM 978cw.com XSB183.COM
33sbsg.com 888TGP.COM 288BBIN.COM 188TGP.COM 8NNS.COM
3454111.COM 698XTD.COM 587XTD.COM 568psb.com 555TGP.COM